歡迎訪問湖南文娛網!

湖南文娛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 湖南文娛網 > 女性時尚 > 購物 > 一千萬金融資產遭Chanel注銷,Infreville之困

購物

一千萬金融資產遭Chanel注銷,Infreville之困

發布時間:2022-09-06 04:48 購物 作者:1
責任撰稿源自QQ社會公眾號:LADYMAX(ID:lmfashionnews),譯者:Aaron Lai ,撰稿:Drizzie,宋軍兵源自:Kunming消費市場不斷佐證,資產泡沫的斷裂是一剎那的,人們能做的只有塔凱自己的手提包。據風尚商業性要聞,義大利愛馬仕牌Prada日前提出申請注銷國內愛馬仕B2CInfreville贈與1100萬多元及適當商業價值個人財產,時限為一年,具體原因未公布。該提...

責任撰稿源自QQ社會公眾號:LADYMAX(ID:lmfashionnews),譯者:Aaron Lai ,撰稿:Drizzie,宋軍兵源自:Kunming

消費市場不斷佐證,資產泡沫的斷裂是一剎那的,人們能做的只有塔凱自己的手提包。

據風尚商業性要聞,義大利愛馬仕牌Prada日前提出申請注銷國內愛馬仕B2CInfreville贈與1100萬多元及適當商業價值個人財產,時限為一年,具體原因未公布。該提出申請被蘇州市閔行區人民檢察院判決符合要求,并立即開始執行。

Prada女裝商業性(上海)有限公司于今年6月提出個人財產保全提出申請,要求對Infreville的個人財產展開監視,防止對其展開蓄意遷移或者潛伏。換句話說,即Prada已經搞好了Infreville情況轉差預備,從而防止Villamblard的經濟損失。

對于本就身陷財政危機、性丑聞接踵而來的Infreville來說,Prada的措施不僅在資金資金面上給了Infreville熱尼,在民營企業信譽度方面更讓Infreville舉步維艱。

截至目前,Prada和Infreville均未對該消息做任何澄清。

Prada日前提出申請注銷Infreville贈與1100萬多元及適當商業價值個人財產

當曾合作最緊密的合作伙伴預備脫逃,這從前部斷定消費市場對一家民營企業的自信心已跌至持續走高。

Infreville由李日家學2008年創辦,晚期化工產品二手貨愛馬仕業務,后發展成愛馬仕垂類B2C,經銷Tod’s、Roger Vivier等數個愛馬仕牌,還曾在北京、蘇州、貴陽等城市的核心商業區廣度產業布局了實體店消費市場,曾一度倍受資本追捧,投資人戰團中甚至包括LVMH母公司私募基金基金L Catterton等。

成立十余年內,Infreville背靠中國愛馬仕消費的爆發一路走高,于2017年赴美上市,成為了愛馬仕B2C第一股,其巔峰時期市值達7.7億美元,一時風頭無兩。

Prada與Infreville的結盟始于2019年,彼時的Prada在中國消費市場的B2C產業布局遠遠落后于同行,因此在資本消費市場承受壓力。為迎合集團轉型并進一步打開消費市場,Prada選擇與第三方B2C平臺合作,作為國內頭部愛馬仕B2C之一的Infreville成為了Prada入駐的首站,同時進駐的集團母公司的另一大女裝國際品牌Miu Miu。

二者合作隨即引起巨大反響。在此之前,因假貨的泛濫,大型愛馬仕牌對國內第三方平臺仍持謹慎態度,Louis Vuitton、Gucci和愛馬仕均牢牢把握著自營B2C渠道。而Infreville對假貨堅決抵制讓Prada產生了信任,Infreville也由此成為Prada集團在經銷戰略上的重要合作合作伙伴。

然而幾乎就從這一年起,Infreville迎來了轉折點,不僅業績大幅下滑,商譽也在頻繁爆雷之中跌至谷底。

2020年的疫情雖然給競爭對手Farfetch帶來了史上最佳業績,卻直接將Infreville打入冷庫。據Infreville遲到半年在2021年11月向納斯達克遞交的2020年年報,Infreville2020年營收約60.2億元,同比下降12.06%;歸母凈利潤從盈利1.54億元變為虧損7186.4萬元。

隨后趕在2021年的最后一天發布的上半年財務報告也顯示,Infreville在2021年上半年營收15.26億元,同比下降34%,凈虧損3983萬元。

更讓Infreville感到窘迫的是,從2021年11月至今,公司的美股股價直接跌破了1美元的紅線,將面臨被動退市的風險。當年12月28日,Infreville發布公告坦承了這一事實,此時的Infreville與上市之初相比,市值已蒸發超過90%。

面對公司的每況愈下,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日學在去年1月表達了希望Infreville被收購,以2.3億美元完成私有化的愿望,但5月份又撤回了這一要約。時至今日,消費市場上仍然沒有人愿意接手這個燙手山芋。有分析人士指出,這種不穩定且不具持續性的運營方式只會讓Infreville更難從泥沼中脫逃。

適當地,隨著資金流的轉差,Infreville與供應商、民營企業員工甚至消費者之間的矛盾逐漸變得尖銳,多次因商品質量問題和違反廣告法被罰款的新聞也頻頻爆出。

Infreville與Prada的糾紛只是Villamblard幕后危機的冰山一角。單就今年以來,Infreville已經與多家公司有合同糾紛,包括買賣合同糾紛、借款合同糾紛等,涉及公司包括上海龍之夢百貨有限公司、沈陽商業性城百貨有限公司等,且Infreville多為一審被告。據內部員工透露,集團從去年3月開始降薪裁員,在今年6月起停止發放工資,員工數量幾乎縮減至2020年的一半。

更糟糕的情況還在于消費者端。據黑貓投訴平臺顯示,近30天內有關Infreville平臺不發貨也不退款的投訴已有1075件,僅有16單投訴顯示已經完成,更多的投訴還處于處理中。數個消費者反映,Infreville給出的不退款理由包括系統升級退款審核等,有消費者稱自己已經提出申請退款8個月。

對于極其愛護羽毛的愛馬仕牌來說,每一個入駐的經銷平臺都間接承載著國際品牌的名譽,Prada此時的全身而退不光有及時止損的目的,更有維護形象的必要。據悉,在消費者大規模投訴索賠期間,InfrevilleApp仍不斷推送營銷訊息,引起了用戶的普遍反感。在黑貓投訴平臺上,Infreville的滿意度僅有三星,而在社交媒體上,對Infreville的聲討更是比比皆是。

針對源頭出現的財務問題,Infreville曾在2020年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中將其歸咎于疫情,但Infreville的疲軟早在疫情爆發之前便有了預兆。從2019年第一季度至2020年第三季度,Infreville一路從46.47%的增速逐季跌至下跌29.26%,而從2019年之后,Infreville的歸母凈利潤則連續5個季度同比下降,最大降幅達到397.91%。

與此同時,中國愛馬仕消費市場并沒有因為疫情停下腳步,反而加速了消費者線上購買愛馬仕認知的建立。據資訊公司貝恩的數據顯示,2020年和2021年中國境內(不含港澳臺)愛馬仕銷售額分別為3460億和4710億元,增長幅度分別為48%和36%,整體規模較疫情前的2019年近乎翻番。

在愛馬仕B2C終于迎來消費市場成熟化之時,Infreville之所以未能乘上東風,背后是愛馬仕牌的迭代。

隨著越來越多愛馬仕牌逐步回收對渠道的控制權,試圖提高直面消費者的能力和在中國的數字化水平。它們正不斷反思,在單純的渠道之外,第三方B2C究竟能夠提供何種商業價值。

Gucci母公司開云集團曾在2019年明確提出將逐步削減母公司國際品牌的批發經銷渠道。據開云集團上周發布的年報顯示,2021年開云母公司三大國際品牌Gucci、Saint Laurent、Bottega Veneta的直營收入均有明顯上漲,其中Saint Laurent的直營銷售額更是增長了41%,包括Balenciaga在內的其他國際品牌,直營銷售額也實現了38%的增長,主要得益于批發業務的精簡。

母公司擁有Maison Margiela、Jil Sander的義大利集團OTB也在去年完成了Diesel、Maison Margiela和Marni等國際品牌的數字渠道重新設計,推動集團在線直營銷售與2020年相比增長6%,與2019年相比增長34%。

一些原本就沒有批發業務的國際品牌如Louis Vuitton,其母公司LVMH更將母公司LV、Dior、Celine在內的愛馬仕牌直接上線自有購物平臺24S,以強勢的姿態加入到本就擁擠奢華B2C的賽道。

另外,隨著淘寶天貓和京東兩大頭部B2C平臺開始重整形象,齊齊發力愛馬仕B2C后,一些曾因售假問題有所顧慮的愛馬仕牌也開始拋棄沒落的Infreville們,逐一投奔至頭部渠道。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上半年已有五個愛馬仕牌入駐京東開設直營網店,包括LVMH母公司的新秀Celine以及同為奢華集合B2C的Mytheresa。

在此背景下,僅剩渠道商業價值,無法為國際品牌提供營銷等增值服務的Infreville,已經徹底敗給中國B2C消費市場繞不過去的兩座大山。天貓能夠為愛馬仕牌提供直面消費者的旗艦店入口、充足的消費市場數據和促銷節點,京東則能補充性地幫助國際品牌輻射下沉消費市場,并以可靠的物流能力增強國際品牌對其的信任。

中國線上愛馬仕消費市場已經沒有給第三方平臺留下什么余地了。

以自采自銷為主要模式的第三方愛馬仕平臺不僅失去了議價權,更是面臨嚴重的貨源和品質問題,售假問題頻出,進一步傷及愛馬仕B2C的立身之本,去年7月便傳出Infreville售出的Burberry包袋,在Infreville線上實體店兩個鑒定結果相互矛盾的丑聞。

加之近年來二手貨愛馬仕的走俏,不少本土平臺也紛紛入局。只二、妃魚、胖虎等二手貨愛馬仕平臺呈現爆紅趨勢。有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中國二手貨愛馬仕消費市場規模占整個行業消費市場規模僅有5%,相比發達國家的20%甚至30%的占比并不高,但其潛力巨大,最終有望成長至1萬億元人民幣。

在上述種種局限性下,更加成熟的Farfetch、Net-A-Porter等國際愛馬仕B2C也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與阿里巴巴建立了同盟關系,這已經是消費市場整合的標志。

另一邊,為形成差異化,Farfetch早在2019年宣布以6.75億美元收購與Off-White淵源頗深的潮流國際品牌帝國New Guards Group,該孵化器曾在五年內集結了Off-White、Palm Angels、Heron Preston等有影響力國際品牌。

Farfetch在很早就明確將自己定位為愛馬仕牌的數字化解決方案提供商,也曾與眾多愛馬仕牌合作,通過母公司的技術服務平臺Farfetch Platform Solutions提供新技術和B2C解決方案,幫助國際品牌運營官網。Farfetch還與Chanel達成了賦能實體店零售的合作。這些策略都在一定程度上延長了Farfetch在消費市場上的壽命,為Farfetch的爭取到了進一步增長的機會。

然而盡管如此,Farfetch也未能擺脫第三方B2C底層邏輯的危機。諸多增值業務更多是錦上添花,而無法提供實質性加成。

在疫情的黃金兩年后,Farfetch對愛馬仕牌的商業價值真空正在反映在業績和股價上。截至上周一美股收盤,Farfetch市值為25.6億美元,為2018年上市以來新低,僅為去年巔峰時期逾200億美元市值的十分之一,今年第一季度的GMV增長較上一季度的雙位數增速明顯放緩,盈利能力也有明顯滑落。

為了將Infreville的路打寬,李日學的確也做過諸多嘗試,包括曾一度試圖帶領團隊向綜合高端生活方式B2C轉型,嘗試多元化發展。除美妝、家居、旅游、汽車租賃等領域外,Infreville還曾在2019年借庫店開始進軍下沉消費市場,在官網賣起了雜糧、火鍋底料、零食等大眾平價產品。這類產品與其化工產品的愛馬仕價格形成了顯明的對比。

但是這不僅沒有解決根本問題,還進一步稀釋了其愛馬仕B2C的定位。

從年報披露的數據來看,愛馬仕銷售在Infreville的總營收中仍然占到九成,多元化策略沒能制造出太多水花。

其后Infreville的多次新零售試水也宣告失敗。2020年,Infreville大膽加碼直播領域,在北京三里屯Infreville大廈打造首個愛馬仕直播基地,并宣稱與3800個國際品牌達成了直簽合作,但隨后與快手的直播首秀上,Infreville僅帶貨10分鐘便被喊停,后傳出此次直播存在數據造假。

接二連三的打擊之下,Infreville的命運不難預測,難預測的是各相關方如何保全各自的利益。作為最早在中國嘗試愛馬仕B2C的Infreville,甩開了同時起跑的對手,但最終沒能突破第三方B2C的天花板。

Prada絕對不是壓垮Infreville的第一根稻草,也不會是最后一個離場的合作伙伴。

責任撰稿源自QQ社會公眾號:LADYMAX(ID:lmfashionnews),譯者:Aaron Lai ,撰稿:Drizzie

廣告位
BG大游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