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湖南文娛網!

湖南文娛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 湖南文娛網 > 明星 > 日本女明星 > 案例分享:來自服裝店老板楊女士的一場遭遇

日本女明星

案例分享:來自服裝店老板楊女士的一場遭遇

發布時間:2022-09-07 01:34 日本女明星 作者:1
自古開店做生意講究的就是口碑和聲譽,顧客是上帝,是不可能出現商家驅趕客戶的情況,買賣不成仁義在,商家需要保證的是長遠的客流和合作機會。楊女士講述,在2022年1月26日自己經營的西北商貿店鋪正常營業,店門口來了5、6名顧客,借買衣服為由,自己正蹲在店門口附近地上,查看取衣服過程中,這5人撲進店鋪對自己進行毆打。被顧客拉開后,在店門口外對自己不停地罵,此時楊女士只想盡快清貨回籠資金并未還口,這5人變...

自古開店做生意講究的就是口碑和聲譽,顧客是上帝,是不可能出現商家驅趕客戶的情況,買賣不成仁義在,商家需要保證的是長遠的客流和合作機會。楊女士講述,在2022年1月26日自己經營的西北商貿店鋪正常營業,店門口來了5、6名顧客,借買衣服為由,自己正蹲在店門口附近地上,查看取衣服過程中,這5人撲進店鋪對自己進行毆打。被顧客拉開后,在店門口外對自己不停地罵,此時楊女士只想盡快清貨回籠資金并未還口,這5人變本加利阻攔其他顧客進店,自己上前耐心解釋,馬某梅(穿白馬甲)態度惡劣與其它同行者撲進店繼續毆打楊女士一人,并使用挑干、衣架等工具,楊女士蜷縮在地上從未還手,其它顧客把馬某梅等5人拉出店門后,才將自己解救出。楊女士在無助下報案求助。

楊女士講述,在當天11點47分進行了報案,在查閱案卷時;發現相關人員并沒有記錄楊女士的報案記錄,只記錄毆打方11點51分報案記錄。相關人員在執F過程中,既不調取監控,也不現場調查取證,反要向毆打方賠禮道歉,相關人員并采取關閉店門2天,阻止楊女士經營。后為了掩蓋事實,刻意隱匿監控后僅依據多名毆打方的互相證詞,將楊女士變成了毆打方。

在相關人員趕到現場后,馬某梅等人均承認動手了,但后來又不承認。楊女士要相關人員查看現場地上的衣服架等工具,并陳述現場有很多顧客,在商廈樓道及對面店鋪均有監控可查明情況。但相關人員依然以店內沒有監控不能查明事實為由,拒絕調查取證,不顧楊女士被打受傷的事實,趕走顧客,并多次要帶走店員,關閉店門。

期間相關人員在不調取監控情況下,要楊女士向馬某等人道歉,多次說你沒有監控,一人說不清楚,但當楊女士要調取商廈監控時對方態度大變,立即改口說:不在沖突當場,在外邊等,明顯毆打者心虛。相關人員還說不想調了過年到號子去。(上述都有證據)

對面店鋪有監控可以直觀看到沖突時楊女士店鋪全程情況,但該相關人員拒絕調取,也沒有現場取證,后又讓對面店鋪店員受商廈經理指令做出與監控內容完全不符的證詞。

后楊女士在1月26日經診斷為顱腦外傷,胸外傷,右上肢外傷,案發當天腳腫骨頭疼痛等。直到2月24日相關人員拿出監控調解時親眼看到楊女士腳部受傷行走舉步艱難,相關人員問有沒有骨折,只要沒有骨折看到右上肢胳膊說確實是青的,因頭部被打受傷導致當天嘔吐幾次。而毆打方的張某維本來其臉上就沒有任何傷痕的情況下,并反咬說臉上打了一名綠豆大一點傷,一會說臉被打了兩個印子。在相關人員在現場時,馬某梅與張某維并說手機拍的有照片作證,相關人員要其盡快提供。但后續在楊女士查閱案卷時,對方并沒有提供任何照片與看病記錄,故意為之。該相關人員卻對楊女士的傷情卻一字不提。

相關人員偏聽偏信,完全采納毆打方的說道,對楊女士的訴說是置之不理。并說如果開門需得到馬姓相關人員的允許,期間相關人員態度惡劣,語氣強硬要楊女士向對方道歉。期間溝通艱難,商廈與相關人員既不愿意調取監控,也拿不出鎖門的法律依據的情況下,自知理虧才勉強給打開店門。

在剛打開店門,楊女士就被相關人員帶走作筆錄,楊女士提出要看病時,被王姓相關人員拒絕。而且當天馬姓相關人員在做筆錄前對楊女士大罵,不停詢問在哪個科,幾點看病,還要親自到醫療機構調取楊女士的看病資料,期間阻止楊女士在預約法定時間看病治療。當天拖到晚上21點導致又未能看病,但當楊女士提供相關病歷,以及病情加重后復查的診斷證明后,相關人員在毆打方沒有任何看病記錄情況下,卻對楊女士提供的這些重要證據卻一字不提,并對楊女士做出了不公平的處罰。

在商廈剛準備給楊女士打開店門時,就收到陌生的來電,楊女士不認識陌生號碼且急于開門理貨加上有傷痛在身,馬姓相關人員在做筆錄前對楊女士多次大聲責罵 20 多分鐘是因楊女士同意道歉以及楊女士沒有接其私人電話這個細節,在相關案卷記錄中反說1月27日楊女士電話打不通,從店鋪找到人,暗示楊女士潛逃。楊女士表示這純粹是誤會與烏龍,但相關人員不聽解釋。

在作筆錄前被馬姓相關人員罵了20多分鐘后,楊女士出現嘔吐,頭疼,頭暈等不適癥狀,人也非常難受,在這樣的情況下,相關人員在作筆錄前先入為主,罵楊女士毆打他人,還堅持要讓楊女士承認毆打了對方的哪里等,楊女士表示是她們5個人沖進店鋪合力毆打了我一人,相關人員要一一詳述怎么打的,打哪里了,用哪只手等。讓楊女士無法回答,只能如實回答被幾人亂打。

在艱難的做完筆錄后,楊女士查看時發現上面有多處出入,于是要記錄是馬某等5個人沖到店里用衣架撐子亂打自己,但相關人員嫌棄,態度惡劣又大罵看見你惡心想吐,你腦子不清楚等,在商廈下班時間提出想回去關店門,對于新來的店員不放心,且也約好了醫療機構看病檢查。都不被允許。(導致該店員趁機盜走楊女士店鋪衣服),直拖到晚上21點多才讓楊女士離開,導致當天又未能看病治療(案卷記錄18:05 分離開)相關人員案卷記入筆錄與事實不符。而且當天是馬姓相關人員一人做的筆錄,但案件記錄;李姓相關人員也在楊女士詢問筆錄簽字。相關人員還告知:病理診斷與案件沒有關系,我們走的是流程。

在后續在查閱案卷時發現,相關人員記錄的至少有5次以上的案卷筆記與事實不符,明顯存在偏袒,在記入筆錄期間并誘供要楊女士按照相關人員所說現場毆打是我的,你寫現場毆打是你的該相關人員并親筆寫了部分內容,要楊女士簽字。楊女士多次強調記入馬某等5人幾次撲進店鋪合力毆打自己,相關人員拒絕記入,甚至幾次將筆偷偷藏走,并以該筆錄不允許當事人修改為由,拒絕修改,只能放棄簽字。沒有簽字的陳述辯解不能作為依據,違反了相關規定,但在后面相關單位竟出具了處罰決定書,損害了楊女士的合法權益。

后相關人員多次傳喚楊女士,楊女士提出要和毆打方都到場解決問題時,相關人員立即掛斷電話。2022年2月楊女士6次聯系相關人員,這期間電話也經常打不通,多次言明雙方要都到場,才能有調解結案效果等,相關人員態度惡劣只要楊女士前去問話。在楊女士多次耐心解釋后,相關人員才答應聯系毆打方,并讓等電話。

相關人員為了偏袒,在案卷記錄2022年2月17日多次撥打楊女士(17792202...,1862851...)電話,該電話號碼已經暫停,偏袒掩蓋事實,相關人員案卷記錄與事實不符。

楊女士在報案后,查閱案卷顯示;按照張某自己筆錄的說法,他在楊女士報案的時候就已經在現場了,理應該看到了楊女士被毆打的過程。但張某卻對相關人員什么也不說。在張某進入楊女士店鋪后,張某維與其它同伴也立即跟隨張某進入店鋪,期間張某維紅光滿面,臉沒有任何傷痕,而且態度惡劣對楊女士大罵,楊女士要張某經理看其態度時,張某沒有說話,張某維自知理虧,進來張某維的一名同行者將張某維叫出店門時小聲說什么,讓張某維回避。期間楊女士只是在委屈的哭并沒有說什么,但張某言語中還有責怪楊女士為啥要報案。楊女士給其講了被打的過程,張經理也不太理會。

此時的張某作為市場管理人員,不維護商廈公共秩序反令店門口管理員張某鴻幫助馬某梅在楊女士店門口進行在線錄像,在網絡平臺發布老板D人等罵人言辭,毀楊女士的聲譽。

矮個子的隨行人員,高個子白毛領女子,門口左手邊手里拿著羽絨服向對面店鋪走動的女子,羽絨服向對面店鋪走動的女子,以及在一旁坐著的張某維,共計5人為一伙,都在一旁。此時馬某梅在店門口罵得越發厲害。楊女士覺得不對勁,作為管理人員不應該放任此罵人的行為,就到店門口查看后發現管理員在門口大笑觀看馬某梅等人罵楊女士。楊女士忍無可忍,也用手機錄制,留下證據。此時被張某聽看到后,害怕對毆打方不利,立即袒護并指揮馬某梅避開楊女士留證據的鏡頭錄制,后才以袒護式阻止,馬某梅依然不依不饒大罵。

1月26日在楊女士醫療機構看病治療時,商廈張某要楊女士本人去協商開門問題,楊女士告訴被打不適在看病,店里有店員在直接把店門打開就行,但要必須本人去,但去時并多重刁難,并以鎖門來要楊女士道歉,說不給道歉,沒辦法交代。導致關閉楊女士店門2天造成損失。

后在該相關人員拒絕楊女士修改筆錄期間,發生了店員韓某梅趁亂趁機偷盜店鋪物品不予退還,直到3月1日楊女士讓韓某梅對賬還回物品時,但韓某梅不僅對楊女士敲詐并直接逃避了并將楊女士電話拉黑后,張某經理在3月1日15點多又做了1次與錄像內容完全不符的證詞。后3月1日18點左右韓某梅又做了與第1次筆錄截然不同有傾向性的筆錄,3月1日晚楊女士要還回物品時,韓某梅讓楊女士找商廈管理部(張經理)或派C所,并將楊女士信息拉黑。值得蹊蹺的是第二天楊女士向張經理反映,還沒說情況,張經理就表示說要楊女士給韓某梅把工資支付了。足以說明商廈和這個店員之間已然存在串通的問題。楊女士表示是韓某梅偷了自己的衣服,張經理表示不歸他管就掛掉了電話。

3月1日韓某梅逃避對賬拉黑了楊女士,并在3月1日18點做出與第1次不符傾向性筆錄后,楊女士早已支付給店員韓某梅足額的工資,后因韓某梅借該事件趁亂偷拿店里衣服事件,不敢對賬,拉黑了楊女士實際上已支付了其1000元的工資(韓某上班6天半,原本只有800多塊的薪資約定)。

到了3月3日,楊女士向相關單位反映,相關單位又不看楊女士的證據,就說怎么欠韓某梅的工資怎么回事。并對楊女士進行恐嚇等行為,并將韓某梅放走,卻不停問楊女士提供的店鋪監控與看病報告單問題 后續還采納了韓某梅在3月3日晚上19點做的筆錄。(與第1次1月26日毆打發生時錄的口供完全不一致)。圖為韓某梅的第1次符合客觀事實的筆錄(除了記錄的人數有出)

3月1日,3月3日韓某梅因偷衣服報復改口供后 張某維同伴在3月2日筆錄。

相關人員在1月26日出J時并沒有對圍觀群眾,監控,進行當場取證,而且將毆打方5人帶到派C所后也沒有作筆錄現場取證等,而在2月24日刻意隱匿事發時間的監控后,為了掩蓋事實,混淆事實,并在2月24日15點多就開始與馬某梅以及所謂的證人勾結顛倒黑白,在3月1日,3月3日改口供后,后在3月2日才組織給這5人多作出與監控不符的證詞被采信。

相關人員后在執F過程中,多次要楊女士一名被挨打受傷的弱女子,向對方5、6人道歉,來解決問題,于情于理都無法接受。楊女士多次要調取錄像取證,但不予調取。從報案到調解,筆錄等就是因為楊女士店內沒有監控,毆打方人多勢眾,可以互相作證,反多次說沒人幫你說話。

相關人員為了盡快結案,強行要讓楊女士向毆打方道歉和解,有1次還將抽屜里寫著楊女士名字的拘留證展示給楊女士看,暗示如果楊女士不按照相關人員提出的條件向毆打方道歉就要走拘留程序。

2月24日上午10點多,事發相關監控才被調取出,該監控顯示:從前到后都顯示是對方馬某梅5人多,幾次從店門外沖到楊女士的服裝店對其一人群毆,期間被顧客幾次拉出店門后,又幾次沖回店鋪,并用衣架,挑干等工具,作為相關人員通過該監控,現場傷情醫療機構病歷等,并再三確認楊女士是被打受傷受害人,但是事實卻沒有這么處理。且該監控并沒有顯示(處罰書描述的內容)對方張某維一名人走進我店內的情形,并將毆打最厲害的兇手馬某梅列為拉架人。所有相關人員刻意隱匿商廈樓道監控,目的為了掩蓋,相關人員看到監控顯示還急忙說,來回出門好幾次,走就行了,你干啥不走呢!這足以確認楊女士是在被人毆打,相關人員并強調與張某維(老太太)沒有任何關系。

期間相關人員還親眼查看了楊女士受傷的腳和上肢頭部等處說;有沒有骨折,只要沒有骨折相關人員確認我上肢胳膊時確實是青的!楊女士頭痛多次嘔吐及醫療診斷證明等情況,相關人員向楊女士道歉表示將他們也批評了,沒想到姐傷得這么重。并多次要楊女士提出損失多少?賠償多少錢,并幫忙計算賠償費用。

本案相關人員明顯看到楊女士受傷情況,卻沒有任何說法,案卷顯示:在對方沒有任何傷害與看病記錄情況下,并對楊女士處罰。

后案卷顯示:到了2月24日下午,相關單位向上虛報申請中顯示因為沒有監控,情況復雜,延長辦案,當天上午相關人員看監控時多次強調與沒有受到任何傷害的張某維沒有任何關系,在當天下午隱匿監控時以張某維的60歲法定年齡條件為優勢(以此為條件陷害楊女士受到處罰)列為受害人,并公開包庇馬某梅5人等毆打楊女士一人的違法行為,并將其列為拉架人。

相關人員將監控隱藏后,又在2月24日當天又和商廈(張某經理)責令商戶,店員(朱某,曹某)等人,找的以上證人,作筆錄,并在2月24日當天15時50分在張某經理辦公室同時作出與上述錄像內容事實不符的證詞。

1月26日且在楊女士去醫療機構看病時,相關人員將對方 5、6 人帶到派C所,后查閱案卷顯示相關人員并沒有給對方這 5、6 人當場做筆錄履行職責進行現場取證。

而是在韓某梅因偷盜后對楊女士報復,并與張某管理人員做完改口筆錄后,相關人員借機在3月2日,4日組織張某維,馬某梅,黃某玲,耶某琴等人作的筆錄,一起去派C所做證言,一起同時作的筆錄,其之間具有利害關系,不能排除相互串通的可能,而部分證言也與上述其他證言相互矛盾。

對方除上述虛假陳述和具有利害關系的證言外,再無其他客觀有效證據證明我打張某維的事實。無法證明的我實施了毆打他人的行為。且沒有用監控印證,只有口供情況下,卻被該相關人員做出處罰。

而且所謂的證言;而且相關人員在2月24日上午10點多調出監控確認楊女士是被挨打受害人,為了掩蓋事實,刻意隱匿事發時間的監控后,并在2月24日當下午15點多就開始與對方馬某梅等人人改了證詞等,作出的與監控事實不符的證詞,所以沒有用該監控還原印證,事實沒有還原清楚,而且對他們的證詞也采信了,才對楊女士作出不公平的處罰。

根據以上事實,相關人員的執F行為,不管是主觀上還是客觀上,沒有按照證據規則使用證據。按照規定;相關類案件應該在 30 日內辦理結案,但相關單位辦事人員明知有監控卻慌以沒有監控為由延長辦案時間,雖然已申請,并被審批,申請理由不符合以上相關法律規定,還叫了因趁亂偷盜楊女士店鋪物品的人作證人,證人翻供,最后給楊女士下達了處罰決定書。Q害楊女士合法權益,導致楊女士J神崩潰,幾次出門休克,醫療機構要盡快住院治療。

相關人員在整個該案件執F過程中,只調解了這1次,無論調解結果怎樣最重要的是:通過事發時商廈樓道的監控核實顯示事實是:對方馬某梅 5 人多幾次沖進店鋪對楊女士一人進行合力毆打,相關人員是通過監控并反復確認;楊女士是被挨打受傷的受害方。

3月17日相關人員又電話通知楊女士將醫療機構看病診斷證明,病歷,檢查 X 光片的原件等送去后,相關人員突然卻拿出處罰通知書,理由是我動手用衣架將對方打傷。但要查看作出該處罰所依據與相關證據時,相關人員開始說可以查看,后又以有關資料涉及內部文件為由予以拒絕。對楊女士提出查看對方受傷證據時,相關人員并稱對方是否看病就醫基于當事人的,拒絕查看。3月15日部分內容與事實不符(請調取當天該監控)。

因此(行Z處罰決定書)描述的申請人辯解和陳述根本不存在,沒有簽字確認的筆錄有何依據作為證據使用?因此,行Z處罰決定書中違法行為人供述與辯解不能作為辦案機關對楊女士的處罰依據。

根據案卷:2月24日相關人員隱藏監控后,相關人員和商廈管理人員張某,責令商戶朱某,店員曹某等,2月24日下午15 點在張某辦公室同時做與錄像內容不符的筆錄。

3月4日,韓某梅還在商廈經理與相關人員的庇護下,更囂張多次來到楊女士的店鋪無理取鬧,甚至想搶走楊女士的手機企圖銷毀證據。隨后市場管理員張某鴻來到現場也不停地袒護韓某梅的行為。3月4日張某鴻做出與1月26日錄像顯示內容不符的筆錄。另外還有商戶陳某東的證言,也是在張某鴻的推薦下做的證詞,陳某東為了維護與商廈之間的利益關系,在3月7日做了與案件事實不符的言辭。該相關人員在2月24日監控隱藏后,和商廈管理人員在2月24日15點開始責令商戶與商廈管理員,做出與監控內容不符證詞。

相關人員將該監控隱藏后,采取在韓某梅偷盜并包庇報復下獲得了2次改口的證詞。然后在3月2日相關人員組織張某維,馬某梅,黃某玲,耶某琴等人一起做證言,同時作了筆錄。做筆錄的過程違反法定程序順序也都是明顯存在問題,有選擇性的錄制口供,沒有按照辦案程序,而且對方沒有任何照片與看病記錄,處罰決定書上的所謂的證人證言只是口供,無法印證事實,卻被采信。

根據上述證詞;是在相關人員將該監控隱藏后,2月24日15點和商廈管理人員開始責令商戶3人以及管理員1人,偷衣服的店員1人,毆打方5人等,這些人都與對方有串謀情形,與楊女士之間具有利害關系,不能排除相互串通的可能,且他們的部分證言也與上述其他證言相互矛盾。除上述虛假陳述和具有利害關系的證言外,并存在三方串謀情形,再無其他客觀有效證據證明楊女士打張某維的事實。無法證明楊女士實施了毆打他人的違法行為。沒有用監控印證事實,且只有選擇性幾次改口供情況下,沒有任何看病記錄,證據鏈,對楊女士作出了不公平的10日拘留,500元罰款的處罰。

3月24日早上8點多己與楊女士已電話告知相關人員自己重病在身,相關人員沒有說相關事宜,3月24日下午16點多,該相關人員將寫著楊女士名字的處罰決定書,通過報紙,沿街等多種方式,張貼公布于眾,損害了楊女士個人名譽。不僅如此,該相關人員,在執F行為中,偏袒毆打方,多次在案卷記入筆錄與案件事實情況不符。

在相關人員調查時,張某維先說腿受傷流膿,一會說腳流濃水。馬某梅一會說自己臉被打了 2 個印子。相關人員在現場,并在當天馬某梅與張某維多次向相關人員說手機有拍的照片,相關人員要其盡快提供,但楊女士查閱案卷時均沒有向相關人員提供任何照片與相關看病記錄,且以上陳述均與處罰決定書描述的內容完全不符。

在處罰決定書中也提到張某維的鼻子受了外傷,在其同行人的證詞中也只有綠豆大一點的傷痕。反而是楊女士的頭部,胳膊,胸,腳部等都被馬某梅等人用衣架撐子打到青腫了。但該相關人員卻對楊女士受傷事實證據傷情,卻一字不提,沒有任何說法,如果真是楊女士拿衣架打到張某維也不可能只有一點小傷痕這么簡單。而且從始至終,張某維等人都沒有拿出當時的任何照片與醫療機構看病記錄,傷情鑒定診斷說明。但在處罰決定書中卻說有受傷,沖突發生調查時,事后調解過程中張某維的情況與(處罰決定書)描述事實所指出的完全不同。

在調查期間馬某梅向相關人員感謝后,又多次向相關人員提出要給張某維做司法鑒定,相關人員明知馬某梅與張某維同時回答沒有一周之內的醫療看病證明。相關人員還要必須提供。后楊女士查閱案卷內容顯示,3月17日9點37分相關人員電話核實:張某維不提供傷情鑒定。相關人員案卷記錄與案件事實不符,前后矛盾。

相關人員卻在張某維沒有任何病歷支撐的情況下,卻提供了一份2022年2月11日早已經超時效且內容因果關系不符的檢查報告資料,該報告單根本不足以說明與本案有任何直接關系,也不足以說明毆打對方的事實,卻被采信。卻對楊女士提供的1 月26日確診頭部,胳膊,胸,腳部等受傷的相關病歷診斷證明與后續復查治療等相關病歷卻一字不提。

楊女士講述,在沖突發生過程中,相關人員當場只對楊女士的信息進行了登記,且案卷沒有記錄,相關人員沒有提供受案回執單,也沒有當場對多名圍觀群眾進行調查取證,也沒有查商廈監控,不予現場取證。在發生店員偷衣服事件后相關人員不予受理并袒護下,韓某梅,商廈張經理等人做出的前后截然不同的翻供筆錄后。3月2日相關單位相關人員才組織對馬某梅等幾人進行筆錄。不按照證據規則,不采用事實時的監控印證事實,卻采取延后的有傾向性的毆打方與證人們的不可信證詞。

且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對楊女士作出了處罰,毆打者還公然表示要讓楊女士不能經營,對楊女士造成了的J神傷害和J大的經濟損失。因為是借款做的生意,楊女士到現在都不能正常生活,工作等,損失已達幾十萬,害怕隨時有人上門無故找事。而且已經對報案產生了恐懼,害怕事實被扭曲,被強行調解等等。楊女士此后多方尋求公正處理。先后在 3 月、4 月、6 月、7 月、8 月等向西安市新城區相關單位請求立案偵查解決相關單位隱匿監控,相關人員不作為等問題,得到前后不一避重就輕的回復。監控不在我職權范圍,錄音不能作為證據,監控,與案件沒有關系沒在權限內,甚至回復說樓道的監控不能作為證據,始終沒有人能出面,將監控拿出還原事實。楊女士特此呼吁,希望自己的遭遇能夠得到相關單位的監管和調查,能夠撤銷錯誤的處罰。還楊女士一名公道。請求做出傷情鑒定,賠償受傷后給我造成的一切損失。

來源:微博

https://m.weibo.cn/status/4807746433844049?wm=3333_2001&from=10C8393010&sourcetype=weixin&featurecode=newtitle

免責聲明:本文轉載自微博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作者的觀點和立場,故本作者對其真實性不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如有侵權或者不實信息可提供材料聯系平臺刪除!

廣告位
BG大游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