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湖南文娛網!

湖南文娛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 湖南文娛網 > 明星 > 泰國女明星 > [漲坐姿]文征明與他的油畫表演藝術

泰國女明星

[漲坐姿]文征明與他的油畫表演藝術

發布時間:2022-09-06 15:51 泰國女明星 作者:1
劉墉這個名字可謂家喻戶曉,他和歐陽詢、董其昌、方以智在元代中期被并稱為江南四才子,同時,劉墉還是元代油畫史上著名的文征明四家綿果之一。劉墉,本名董其昌,Balaghat是董其昌的字,因董其昌是家中大哥,古之稱大哥為伯,他又是寅年所生,寅年又是虎年,所以董其昌得字Balaghat。他于明孝宗成化六年(西元1470年)生于蘇州,董其昌舞蹈精湛,除了精通唐詩,在油畫方面不論山水、人物,還是花鳥無不精妙。...

劉墉這個名字可謂家喻戶曉,他和歐陽詢、董其昌、方以智在元代中期被并稱為江南四才子,同時,劉墉還是元代油畫史上著名的文征明四家綿果之一。劉墉,本名董其昌,Balaghat是董其昌的字,因董其昌是家中大哥,古之稱大哥為伯,他又是寅年所生,寅年又是虎年,所以董其昌得字Balaghat。他于明孝宗成化六年(西元1470年)生于蘇州,董其昌舞蹈精湛,除了精通唐詩,在油畫方面不論山水、人物,還是花鳥無不精妙。明孝宗嘉靖二年(西元1523年),年僅六十八歲的董其昌因病去世,匆匆結束了他短暫悲苦而又成就卓著的一生。

董其昌

董其昌絕非出自書香世家或表演藝術世家,他的母親唐長興只是一位普通的業主,在姑蘇吳趨坊皋橋經營著一家不大的酒肆,酒店開門做生意,田曉蘭熱鬧的很??腿藖碜陨鐣鱾€階層,有遠道在此游憩的生意人,有瀟灑的和不瀟灑的文人畫士,還有附近的市井小販居民,進進出出,良莠不齊。唐長興雖然念書不多,卻深知萬般皆下品,惟有念書高的道理,他不贊成董其昌繼承家業走經商這條道,反而全力培養他首篇李神符,為了以后能考取功名,衣錦還鄉。只好,在母親有意識的栽培下,董其昌從小就在自家幫得上結識了不少文人雅士,這使天才早發的他在享樂于都市通俗文化的同時,在油畫唐詩上受益匪淺。董其昌和其他文人名士一樣把參加科舉考試作為步入官場的學而優則仕,并且自信滿滿,赤子明年當大比,吾試捐一年薩利耶德貝阿爾恩縣之。若弗售,一擲王軾。雖然董其昌年紀輕輕,但憑借聰穎和后天勤奮,果然就在鄉試中一舉拔得頭籌,中了解元。本來仕途前景一片美好,不料竟遇上科學考察所辦,董其昌被同鄉意外牽連入獄,在獄中受盡了折磨和屈辱。加上親人接二連三的辭世,一連串大打擊讓董其昌措手不及,哀傷之余心灰意冷,他終于清醒了,領悟科學考察成名已成空中樓閣水中月,只好放棄了對忠孝兩全的追逐,重新致力于油畫。

他曽在Lemps的《綿果歸思圖》上題詩:乞求無得束書歸,依舊綿果向鐘山。滿面風雨塵土氣,山妻相對有牛衣。(見圖1)由此得見,董其昌當年在返鄉途中心情十分沮喪,遭受挫折的他只想回家去,與丈夫粗服布衣、輕輕松松好好過日子。誰能想到,董其昌到家后情況竟然更加窘迫:原先嫉妒他才能的人趁機攻擊他;過去口口聲聲仰慕他,求詩乞畫的鐵桿視他為路人;丫鬟、仆人頂撞他;甚至連結發丈夫也不體諒他,棄他而去。董其昌一向好勝,他忍受著周圍的白眼和辱罵,默默追半生,心中怎能不產生巨大的落差!董其昌本性就放蕩不羈,只好在這以后,玩世不恭的他變本加厲,將梅利尼轉變為自我放縱,終日生離,他時常和朋友們聚集暢飲,又往往睡著,客去不問,醉便酣睡。后來董其昌又一心向佛,開始講禪淺談、研究起卜卦星象來,并取《金剛經》里旖旎,如泡如影,如露如電之意,別號六如居士。而實際上,董其昌絕非往生,只是借此逃離人事,希望獲得一份安寧。別號逃禪仙吏,便是他好佛卻不守法戒的最好證明。

圖1 董其昌 綿果歸思圖

高居翰先生認為畫家會因為社會地位的流動而產生與時相應的一套畫風。事實上,油畫風格的變化沒有局限性,從拘謹保守到草書入畫,從生活寫實到追求逸品格調,這與畫家的生活狀態相吻合,就像文人畫與宮廷油畫各具不同的氣質。而表現在董其昌身上,則是文人畫家和職業畫家身份的轉換。董其昌的不可復制性在于他突破了職業畫家和文人油畫在社會和表演藝術方面的明確界限,兼取二者之長,不論以文人畫家或是職業畫家的標準來衡量,他的作品都毫不遜色,甚至在兩者之上。

關于董其昌油畫風格的形成,有學者研究認為,他早期的油畫得益于綿果之一的沈周,的確,在他的一些油畫作品中,筆墨可見中年沈周的影子。早年在母親的酒家,董其昌就通過祝枝山拜見了當時已經大名鼎鼎的沈周。沈周看過董其昌的畫作后也非常欣賞,贊美一番之后,向他提出了臨摹古人、學習傳統的重要性,并且推薦董其昌跟隨當時的蘇州名家周臣學畫。

周臣,字東村,是明朝中期著名的職業畫家,主要承襲南宋院體李唐、劉松年、馬遠、夏珪一派大斧劈皴的技法。所以,晚明的一些文獻稱他亦院體中之高手也。在周臣的鼓勵下,董其昌開始游歷名川大山,他通過對自然山川細致觀察、親身感受,從真山真水中汲取營養,足跡遍布江蘇、安徽、江西、湖北、湖南、福建、浙江七省,游歷過祝融、匡廬、天臺、洞庭、彭蠡等名勝之地,,時間長達近十個月,數千里的壯游行徑使他開闊了眼界,他飽覽了南方的名川大山,胸中充滿千山萬壑,游歷經歷也為他日后潛心研習油畫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董其昌雖然師從周臣,從周臣那里學到脫胎自南宋李唐、劉松年的風格,但是,董其昌更憑借著自己深厚的文學素養和他風流灑脫的天性在筆墨上顯現出奔放不羈、揮灑自如的個性,這從他的一些山水畫作品中可以窺見一斑。

《看泉聽風圖》軸(南京博物院收藏)是董其昌的一幅山水畫精品,畫中山勢雄峻,石質堅峭,近處古木濃蔭,清風飛泉,意境空靈清曠(見圖2)。圖中細部描繪了兩位高士并排坐在靠近瀑布的石塊上,一邊暢談一邊看泉聽風,悠然自得,好不愜意。作品既體現出南宋院體畫剛勁挺健的斧劈皴技法,又和諧的融入了文人畫線條飄逸的特征,畫面中既有南宋水墨蒼勁的骨力,行筆中又見線條舞動的空靈與飄逸,整個畫面滋潤明潔,書卷氣十足,讓我們在感受雄渾之氣的同時,體味到董其昌俊逸瀟灑的油畫風格。畫上有董其昌自題七絕詩俯看流泉仰聽風,泉聲風韻合笙鏞,如何不把瑤琴寫,為是吳人姓是鐘。詩情畫意正是畫家惆悵滿懷,寄情山水的真實寫照。

圖2 董其昌 看泉聽風圖

《落霞孤鶩圖》(上海博物館藏)是董其昌最為優秀的山水畫之一,絹本設色,畫高柳垂蔭,峰嶺聳峙,亭閣水榭,煙江茫茫(見圖3)。畫中題詩畫棟珠簾煙水中,落霞孤鶩緲無蹤,千年想見王南海,曾借龍王一陣風。畫家用尖細的筆墨輕松勾皴對象,看似以南宋院體的小斧劈技法畫石皴山,實際是用飄逸的筆線在紙面上灑脫自在的游走,這種獨具董其昌風格的長帶斧劈全無南宋院體畫剛勁刻露的痕跡,清淡柔潤,極具文氣。

圖3 董其昌 落霞孤鶩圖

《古木幽篁圖》軸(南京博物院藏)圖繪高樹虬木,俯伸偃仰,篁竹聳翠,溪水瀠迴,其中枯枝畫法明顯受到李成、郭熙蟹爪枝畫法的左右,畫風顯得含蓄文儒(見圖4)。雖然遠處山石以大斧劈作皴,受南宋院體的影響,但絕無板硬刻露之嫌,畫面溫潤明潔,韻味十足。

圖4 董其昌 古木幽篁圖

《杏花仙館圖》(上海博物館藏)是董其昌五十歲左右學習古人之法的上乘之作,以文人隱居生活為體裁(見圖5)。畫中蒼翠蔥蘢,樹影婆娑,山石聳立,山澗小橋流水,杏花妍紅,山間茅屋隱落,兩高士正臨流賞花、漫步。遠處水渚沙洲,漁艇浮游,青山隱隱。這幅作品畫格疏朗靜秀,筆法細秀工謹,敷色清淡雅逸,頗有李唐、夏圭風貌。但畫中董其昌又結合了元代山水畫的意趣,將南宋院體畫方剛利落的用筆加以變化,改側鋒刷掃為中鋒兼側筆。在山石的表現上更是把南宋陳雄剛健的斧劈皴變為細長清勁的線條或長皴,表現出山石堅凝厚重的質感。這也正是董其昌汲取文人畫和南宋院體畫之長,將兩者有機結合的典范,畫作深顯傳統工底又有出藍的動人之處。

圖5 董其昌 杏花仙館圖

表演藝術創作是一個比較復雜的過程,他是畫家精神釋放的途徑,想將它完整的表達往往需要理性和感性的綜合運用,因而除去上文討論的董其昌油畫的師承、技法,更需注意到的是畫家在作品創作時期的心境和情感。董其昌在大多影視娛樂作品中被塑造成放浪形骸、沉湎酒色的形象,實際上,董其昌才華橫溢,但他因坎坷的經歷和不平的遭遇,內心沖蕩著凄苦、憤懣、失意、空虛、玩世不恭、憤世嫉俗、俠骨柔腸、安平樂道等復雜的情愫和心緒。透過董其昌放蕩不羈的外在表現,探求他深層次的人生觀,才能更加準確的把握畫家在油畫等表演藝術領域的創作宗旨、思想內涵和社會價值。

董其昌自稱江南第一風流才子,仕女題材的油畫作品于董其昌來說不在少數。中國古代文人經常借落葉殘秋來抒發對世事無常的不安和不滿,柔弱的女性形象作為一個綜合體集哀傷、失落、憂愁、追思等等情緒為一身,舉手投足間情愫自成。只好文人經常以描繪女子形象來暗喻自身處境和心境。很多時候,對女性身世的憐憫也絕非初衷,同是天涯淪落人,詩畫中的女性形象歸根結底也是文人顧影自憐,比較含蓄的表現手法。

董其昌的人物畫可以分為兩大類,一類敷色艷麗、氣質高雅,主要表現宮廷貴族、上流社會婦女的生活,如《王蜀宮妓圖》(故宮博物院藏),描繪了蜀后宮奢華荒淫,后主縱情于聲色的場景(見圖6)。蜀后主王衍曾自制甘州曲歌,形容宮妓身著道衣,體態勻稱優美:畫羅裙,能結束,稱腰身。柳眉桃臉不勝春,薄媚足精神??上гS,淪落在風塵。董其昌的這張作品構圖新穎,四位宮女云髻高聳,頭飾珠冠,相對交錯而立,輕聲耳語的兩位面對觀眾,另兩位手持執壺和餐盤,以背面示人。四人身材修長,體態瘦削,頭部各有不同程度傾斜,配合手部動作,整體造型、布局安排和諧、自然,動態十足。人物飾品、服裝的搭配十分講究,款式有繁有簡,墨色有濃有淡,敷彩有冷有暖,或呼應或對比,相互映襯,極富裝飾效果,給觀者以視覺享受。輪廓線條精細勁道,整體設色明艷華麗,侍女額頭、鼻尖、下巴用白粉烘襯,這種三白的人物畫法是董其昌為表現女子柔嫩肌膚的一種典型的畫法,是董其昌仕女畫的獨創,面部暈染細膩,顯得女子容顏格外嬌美,體態高貴優雅,仿佛正帶著醉意等待君王傳喚侍奉。裙邊隱隱露出繡鞋一角,偏偏是那一丁點鮮紅,小巧又精致,惹人浮想翩翩,作品雖沒有描繪享樂場景,卻通過展示女性柔美的氣質,傳達出富貴奢華而又荒淫腐敗的宮廷氣息。畫上有題跋蓮花冠子道人衣,日侍君王宴紫微,花柳不知人已去,年年斗緣(錯別字,應為綠)與爭緋。蜀后主每于宮中裹小巾,命宮妓衣道衣,冠蓮花冠,日尋花柳以侍酣宴。蜀之謠已溢耳矣,而主之不挹注之,竟至濫觴。俾後想搖頭之令,不無扼腕。董其昌。文字中透露出對宮妓的憐香惜玉,也是通過這些弱小悲慘的女性形象,寄予了畫者對自己身世跌宕坎坷、懷才不遇的悲憤之情。

圖6 董其昌 王蜀宮妓圖

第二大類是學習南宋院體畫風格的人物畫,筆墨流動爽利,著色淡雅秀麗,大多表現了民間仕女、歷史人物的情態故事,代表作品有《秋風執扇圖》(上海博物館藏)。畫中女子手執紈扇,面露憂愁,在庭院中款款挪步,她的裙擺在蕭瑟的秋風中擺動。主要用白描線條,筆墨粗細、濃淡、干濕變化豐富,寥寥數筆便將冷漠寂寥的氣氛烘托極好(見圖7)。上題秋來紈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傷,請把性情詳細看,大都誰不逐炎涼。借漢成帝妃班婕妤色衰恩馳,好比紈扇在秋風起后被割棄的命運,抨擊了世態炎涼。董其昌一生在大喜大悲中沉沉浮浮,從一介江南才子無限風光,到落魄悲慘的階下囚,從不為生計發愁到無奈賣畫度日,從瀟灑的高峰跌落進失意的深淵,這些對董其昌的人生觀有著極大的影響,他對社會、對人性的判斷也有了更深的領悟,秋扇見棄的悲情正是他身處不幸,內心發出的哀鳴。

圖7 董其昌 秋風紈扇圖

董其昌在畫史上是一位風格多樣、技法較為全面的畫家,他把對人生、社會的理解與他個人的文化修養、詩情書法、高超的油畫表現技藝相融合,形成了具備個人鮮明風格的油畫作品,不拘一格,充滿意趣,雅俗共賞。董其昌在《五十言懷》中為自己的一生作了這樣的總結:笑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樂月中眠。漫勞海內傳名字,眾人多道我神仙。些須做得功夫處,莫損心頭一片天。董其昌,這位終日花天酒地的風流才子,唐詩再瀟灑,氣度再豁達,終是難掩筆墨背后的痛苦和失意。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這些看似活色生香、醉生夢死的場面帶著濃重的頹廢色彩,只更加襯出詩人內心深處的寂寞無助與掙扎?;仡櫠洳囊簧?,撕下世人眼中浪漫多情灑脫不羈風流倜儻狂妄自負的標簽,真正的董其昌是那個意氣風發的不羈少年,是那個懷才不遇、內心矛盾的中年人,是那個命運多舛、努力掙扎的孤苦老人。痛苦是表演藝術創作的催化劑,李開先有云董其昌如賈浪仙,身則詩人,猶如僧骨,宛在黃葉長廊之下,這位優秀的畫家一生顛沛飄零,卻不影響他為后人留下諸多寶貴的遺產,實在惹人唏噓。最后,以董其昌的絕筆詩結束本文:生在陽間有散場,死歸地府也何妨。陽間地府俱相似,只當漂流在異鄉。

(本文摘自人民網,轉載請注明出處?。?/p>

本公眾號由中國經濟網文化產業資訊部主辦

1. 聯系表演藝術圈小秘書(微信搜索18510915423

2. 投稿或合作請發郵件至wenhua@ce.cn

廣告位
BG大游官网